不死玄圣第二百二十七章道法世界离开

来源:塘沽互联网平台 2020-05-31 09:27

不死玄圣 第二百二十七章 道法世界

正如荒帝炎帝这些老不死,甚至是那些年轻的东方五派修者一样,都希望霍毅能够见证这一个世纪奇迹,毕竟他们需要这样的一个奇迹,才能成功躲避流云宗的追杀。

霍毅冉冉走向前去,就像是沐浴着太阳的神辉,让人感觉到一阵神圣,凉儿此刻神思完全由炎帝占据,荒帝却也将那老眼死死地盯住了霍毅。

“刷刷”…

当霍毅激情无比的血液,犹如翻滚着的沸水,洒落缝隙而去的时候,整个结界由于凝结着一层神辉。神辉之下,整个锁眼却好像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变化。

“难道失败了。”所有东方五派修者,都用眼睛死死盯着这个小世界之门的锁眼,滴滴献血融入,好像丝毫沒有起到作用。

甚至在神血浇里皮还是在幕后出谋划策。”灌之下,霍毅早已经由脸色红润,变得有些苍白,但是门丝毫未动,世界之门不会开启,注定在这一纪元,沒有奇迹出现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。”就连荒帝和炎帝,都感觉到了一种不可思议,明明他们能够感觉到霍毅的非同寻常。

灵魂传承冰帝传承十方神器九子龙戒,炎帝传承荒帝传承,在这世界上,从太古到远古,再从远古走到现在,又在什么时候,会有一个人,居然拥有如此多的传承于一身呢。

学贯无车,无所不包,难道这个纪元之中,无上人物不是霍毅。一丝丝颤抖的响动,从每一个强者的心中响起。

在这一纪元,冷惊风石如海夏九幽柳无情甚至是无归道长,从來都是名震九州的人物。可是这一刻好像大家都沉默了。

唯独有一丝灵魂之火,始终沒有熄灭,那是來自于一个女孩儿,她是凉儿。不管多么沧桑变化,凉儿对于霍毅的期盼和希望,从來沒有改变过。

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在这考验众人耐心地时候,凉儿依旧如点点涓流,对于霍毅的信心,始终如一。

“为什么。难道老天要至于这么多无辜生命于不顾嘛。”霍毅终于是开始咆哮了,他不相信,他不相信,老天,居然会和他开一个这么大的玩笑。

就算到时候他终究可以逃脱,但是这么多苍生的性命,又怎么可能这样丧去。作为一个拯救天下苍生,降下大任的天才人物,又怎么可能不顾天下人的生命。

人,当他在极端饥饿的时候,想到的永远都只有一日三餐,但是当他的肚子开始饱满,永远不要再因为吃不饱而担忧的时候,他的理想就开始萌芽,甚至凸显。

在这一刻,霍毅心中的理想凸显,他体现出了不同于世俗者的意志,他将要拯救这东方五派的所有修者。

“轰隆隆”…

就在霍毅因为愤怒,因为怜悯天下苍生之际,他浑身的血液居然开始起了变化。那些鲜红的血液带上了丝丝异色。

因为眼前的一切变得诡异,异血。他的身上居然藏有异血。当看到那些流淌在空间之门上的血变成了紫色的时候,就连荒帝和炎帝也惊呼了。

传说中,开辟万域者,兼是出生怪异者,听说螺祖和鸿钧曾经诞生于万万年,身上全是紫红色的献血,他们开创了一个体系。

想不到在霍毅的身上的居然也有异血,这样的人要多少纪元才可能出现。霍毅的表现无论是东方五派的教主还是其余普通人都已经敬佩不已。

可就在霍毅咆哮不止的时候,那小世界之门,居然开始有了些许反应,先是那们在扑哧的响动,而后阵阵风声吹过,便起了一场纷飞大雪。

雪花犹如鹅毛一样从天而降,这样的景象,让所有在场的人惊讶。甚至荒帝和炎帝都感觉到有一种未知的谜好像在慢慢展开。

毕竟炎帝,乃是天下至纯火属性的表现,水火不相容,可今日怎么居然在炎帝墓穴中降下瑞雪。这难道是吉兆嘛。

相传就算是在远古,那些飘飘欲仙的神,都会相伴雪花儿飞向另外的未知世界,只是而今,这个纪元中,早已经无神,羽化登仙,早已经是一个梦想罢了。

可这奇景,足以让所有人感觉到奇怪,在那幻化成的瑞雪之后,却出现了惊人的风景,一排排白鹭,排成了一字形,朝着天空扑击。

一鹤上青天,这种景色虽然过于单一萧索,但是随着万木回春,开始让人感觉到了潜藏在深层次上的神奇。

因为瑞雪之后,山雨欲來,白鹭飞过,真神幻化。那是一尊盖天的神灵,从这片瑞景之后出现了,那是一尊虚幻到了极点的神灵。

但是同时他的威严,却让人感觉到一种想要跪拜的冲动,那是对于神灵的虔诚信仰,也是对于神灵无上威儀的尊重。

就算强大如三祖五帝的荒帝和炎帝,见到这样一个神的表现,也要不自觉地鞠躬而下,尽管他们从來沒有见到过这个人。

这是一个全新的神,也许可能不是神,但是他的威能,绝对是超越在三祖五帝之上的无上生灵。他犹如初升的太阳,散发阵阵微光,让整个天地变得光明。

所有人都要俯首行礼,却唯独霍毅还是直挺挺地战力,他在昂首那位至高无上的神,他感觉到了神的善意,好像是针对他。

在向他浅笑,好像和他非常亲近。而后,再仔细回味,却有一种无法言语表面的意境,主要体现在薪资提高、收入增加、中产阶级壮大。那是神的意志,神的念头。

虽然霍毅的境界还不够高,但是那位神,好像通过一种意念,向着霍毅传下秘辛。霍毅在听懂那句话的同时,感觉到一阵震撼。

因为那不是简单的一句话,那是一串秘辛,霍毅反复思考,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“我其实是你。”这句话让霍毅咩咩复述,同时又深感震惊,什么我其实是你,难道那位至高无上的神灵,乃是霍毅的将來。

难道未來的自己,通过散播不死种子,曾经來到这一纪元,甚至在这世界结界中,设置意念,好像要警醒于他什么事情一样。

可就算是跨过了无穷的时间和空间,但是带过來了的一句话,也不过是那么脆弱和神秘,甚至都让霍毅摸不着头脑。

甚至很多人,都能够发现那个神的容貌,但是都不敢将他与霍毅相提并论,只有那荒帝和炎帝,越过了无穷岁月,知道某些极其珍惜的史料,他们才发现了丝丝端倪。

但是他们却不敢道破天机,毕竟乃是天责,如果违背,必定要遭受无穷无尽的天谴,这是上天的意志,强大如那位神,也只能勉强劈开时空,留下那样的一丝神念,甚至后面都已经杳不可闻。

无声的一个叹息,便是在世纪末尾的一个符号,也变连接了前世今生。霍毅的心中充满了震撼,然后再神之后,出现了一片经文。

听炎帝和荒帝的意思,那是远古得不行了的一片经文,好像大体意思是对天道的演化和模拟。这乃是那位神模糊之后,所出现的经文。

那经文横亘天地,默念无数遍,依然在空间中,生出多多金莲,暗示大道的无穷和广博,暗室天地的浩渺于宽容。

这是道但是好像早已经不同于那位无上人物。如果说单纯的那句话,霍毅还无法知晓來世今生,接下來的灵魂转轮,却足以让霍毅百分百确认下來。

黑白灵魂转轮,乃是生与死的转轮,是光明和黑暗的转轮,是正义和邪恶的转轮,是星辰力量的核心,而在那神消失后,便再经文中,抛洒出那样的灵魂转轮。

只是那太过于虚幻,根本沒有实体,甚至连通炎帝和荒帝,也不敢去抑其锋芒,因为太过于耀眼,太过于宏达。

那是神辉,那是神的至高之威。沒有人能够让他屈服,他是大道,容古搏今,兼容并包,贯穿天地长河。

这些异象一旦完结,那片天地早已经有了痕迹,早已经有了响动,早已经有了丝丝响应,一锁锁万秋,而今日终于为眼前的少年打开了世界之门。

但是里面的小世界,好像对于这片光大的空桑大陆有些排斥,这片大陆原本为完整的统一大陆,自从异界生灵进入这片修真界以來。

整个大陆被一分为四,有重有轻。高阶与低阶并列,强者与弱者齐生,万象世界,终有婆娑之影,道法之中,总有月缺之形。

可今日,这片小世界,这片模拟天下一统的小世界终于是为了他而开,未來的强者,乃是返祖为圣的人物。

霍毅下意识神念一动,整个队伍,这么多修者,都在还沒有來得及警醒的同时,已经被收进了这片小世界。

一旦进入这片气象万千的小世界,小世界中道果非凡,生灵无线,生机昂然,有太多的珍惜妖兽,有太多的珍贵药材。

神气浓厚,就算是炎帝和荒帝,也感觉到了一丝回归。那是他们尚且还年轻时候的大陆迹象,虽然早已经只是一片和四大陆相反存在的世界。

但是一景一物都融合了世界规则的奥妙,炎帝和荒帝看着霍毅,他们打算让霍毅在这片小世界中升华,因为某些预示,早已经说明,霍毅将來成果非凡,他需要更好的培养。

...

小便黄需要治疗吗
鸡骨草胶囊哪的厂家好
排卵期出血是什么原因